《登幽州台歌》并非陈子昂所作?:为什么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用普通话朗诵不押韵?

admin2021-12-02艺术73

登幽州台歌 (唐 · 陈子昂)

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

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此诗为初唐诗人陈子昂所作的楚辞体古诗,语言苍劲有力,是历代传诵的名篇。

初唐诗人作古诗大多延用《广韵》音系,此诗的韵脚用字,查《广韵》可知,“者”作“章也切”,“下”作胡雅切,因此在《广韵》体系中,“者”、“下”、“马”等字都是同韵的,均属上声“马”部。

在初唐古诗中,此类用韵可找到很多例证,如:李白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:“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。”乐府《敕勒歌》:敕勒川。阴山下。天似穹庐。笼盖四野。

而今日,用普通话朗读,觉得诗句不押韵,则主要是古今语音发生了变化。语音的变化,实质上就是字音的调值,古今已产生了变化。这种变化产生于大部分的字音中,也都有大致的规律可循,但如果要在此将其全部理顺清楚,那不是答题,而是写论文了。

但就《登幽州台歌》一诗而言,“者”、“下”两个韵字,在中古音中,其调值变化仍不大。在《平水韵》中,此两字均属于第21部,上声,马韵。

为什么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用普通话朗诵不押韵?

《登幽州台歌》并非陈子昂所作?:如何赏析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?

人生天地间,孤独是常态,因此,孤独也是古诗词中一个永恒的主题。在古诗词中,我们能读到各种各样的孤独,能体味到各种各样的孤独的境界,其中,将孤独的感觉表达得最为深邃的,就是陈子昂的「登幽州台歌」。

登幽州台歌

【唐】陈子昂

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

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如何赏析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?

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是时间的孤独,在时光的长河中,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唯自已一人独立于此,而自已,也会很快被时光的长河淹没。
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古今将相在何方,荒冢一草没了。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化为尘土,在时光的长河中,一个历史的尘埃又能激起多大的浪花呢?

如何赏析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?

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天地悠悠,是空间的孤独。天地是何等的广阔,而个人,又是怎样的渺小。

一个人面对历史的浩瀚,而对天地的悠悠,怎能不怆然而涕下呢?

西汉的「淮南子」有云:“往古来今谓之宙,四方上下谓之宇”。空间是宇,时间是宙,陈子昂的这首诗,包含他对整个宇宙人生的思考,写出了一个人独立于茫茫宇宙中最为深邃的孤独。

如何赏析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?

清人黄周星在「唐诗快」中评此诗道:胸中自有万古,眼底更无一人。古今诗人多矣,从未有道及此者。此二十二字,真可以泣鬼。

答者:谢小楼

《登幽州台歌》并非陈子昂所作?:唐代诗人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到底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创作的?

唐代诗人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到底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创作的?

文学创作是重质量不重数量的手艺,有人著作等身却如泥牛入海无消息,有人寥寥几笔却石破天惊载入史册。你这让人上哪儿说理去?

刘邦的《大风歌》算是一个,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是另一个。

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二十二个汉字,一遍成诵,震铄古今。看起来陈子昂似乎是个幸运儿,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他是一个倒霉蛋。

讲真,哪个大诗人不是倒霉蛋呢。

铁锤分两段讲一讲自己的看法。第一段,这首诗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创作的。第二段,这首诗歌好在哪里?

先说创作背景。写这首诗的时候陈子昂已经35岁了,对于唐朝人来说,这是一个可以自称老夫的年龄了,青春不在,功业未建,陈子昂老师的心情是焦急的。那时候武则天派遣侄子武攸宜征讨契丹,陈子昂是随军参谋。武攸宜是个抱姑妈大腿当的将军,打牌可以,打仗绝对是一只肉鸡,被契丹人一顿胖揍鼻青脸肿。陈子昂着急了,再不立功就没有机会啦。于是向武攸宜提供了很多军事建议,没想到这个武攸宜自己打仗不行,还听不进去意见。陈子昂逼急了说,要不然这么着吧,你划拨一万兵马给我,我按照自己的计策去打契丹成不成?武攸宜越看陈子昂越烦,怎么着觉得我不行,你要自己上啊?万一你打了胜仗,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?我弄不过契丹人还弄不住你吗?降职!

于是,急于立功的陈子昂老师从不带长的参谋变成了军曹。郁闷到死的陈老师那天就来到了幽州台,幽州台的典故大家可以自己去查,大体来说就是名将乐毅遇到了贤主燕王的故事。

陈老师在幽州台上来回溜达,摇头叹息,你说乐毅运气咋就这么好,能遇到那么贤明的领导,我咋就这么点背,摊上武攸宜这一滩臭狗屎呢。将来的话,可能也会有这样的故事发生吧,可是唯独我,落在了这个时间轨道上。

前不见古人,不见礼贤下士的君王;后不见来者,不见未来的明主。真特么不爽啊,郁闷啊。

所以要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以上是为这首诗歌的创作背景,虽然有想象的成分,基本历史事实没有跑偏。

那么问题来了,这首满腹牢骚的诗歌,到底好在哪里呢?让那么多后来人击节长叹呢?这是因为陈老师在发牢骚的同时,流露出了超越时空的宇宙生命意识,这玩意就比较牛了。而且这种生命意识,在中国文人血脉里面,是有传统的,自从孔老夫子登上农山那一刻起,这种心态就刻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之中,钱钟书先生给它起了一个专有名词:农山心境。

孔圣人登上农山之后,拔剑四顾心茫然,感慨的说:

登高望下,使人心悲。登高的人并非各个想跳崖,为什会心悲呢。其实也不难理解,我们不去说那些虚头巴脑的文学理论,就以每个人的自身经验来体会。你到了一个空旷的高处,天地如此之大,是不是反衬自己如此之小?在感觉到自己渺小的时候,就会升起世事无常的幻灭感觉,也会升起时不我待的紧迫感,自己存在的价值在哪里?生命的价值在哪里?诸如此类的乱七八糟的念头总有一个会打进你的灵台大穴,让你有所触动。而这种感觉,一代又一代的被文化人记录咏唱。孔夫子不用说了,王羲之写《兰亭集序》的时候,一开始也是欢天喜地的,可是写到最后又是

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,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!古人云:“死生亦大矣。”岂不痛哉!王勃写《滕王阁序》写了半天美景,拍了一大圈马屁,到最后呢:

阁中帝子今何在?槛外长江空自流。包括张若虚写的《春江花月夜》

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时初照人。人类对死亡的畏惧,对时间的感慨,是一个永恒的心魔,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,有谁不怕时间的流逝呢?《金刚经》中反复强调,要无人相 无我相 无寿者相。想要无我,想要不在乎生命的长短,难如登天。陈子昂在诗歌中流露出的这种千古一贯的生命精神,或许才是它千古流芳的奥秘所在吧。

总结一下:《登幽州台歌》既是一首作者吐露心中郁闷不满的牢骚之歌,也是一首感叹生命流转的时间之歌。正因为它高度概括了人类共同的情感困境,使得它得以千古流传,让人沉吟至今。

《登幽州台歌》并非陈子昂所作?: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是什么意思?

"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",意思是:想到茫茫天地,悠悠无限,却只有满怀悲伤,涕流倾泻而下。

此诗出自唐.陈子昂《登幽州台歌》,全文是:"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"。

这首诗充分表现了诗人怀才不遇,孤单无助,寂寞难耐的心情。作者感叹,山河依旧,人事已非,现在已没有了招才的圣君、求才的明君,自己生不逢时,怀才不遇,唯有悲泪而涕下。

这首诗,展观了一幅宇宙空旷无限、境界深远的艺术画面。前两句写时间绵长、跨度大,"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"。第三句写空间辽阔无限,第四句写诗人寂寞孤单悲苦的心情。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